BIM培训|BIM建模时代已经到来,传统设计院还能残喘多久?

当,一个行业里,大量人深陷无奈的挣扎中,这个行业一定病入膏肓。更可怕的是,在这个行业里,上层既得利益者永远都在选择性失明,底层广大劳动者永远都在选择性失忆。 恶性循环,一直如此 0…

当,一个行业里,大量人深陷无奈的挣扎中,这个行业一定病入膏肓。更可怕的是,在这个行业里,上层既得利益者永远都在选择性失明,底层广大劳动者永远都在选择性失忆。

恶性循环,一直如此

00

设计院,多少个满怀希望的青年涌入,却带着一身类似的疲惫纷纷逃出。它像个程序复杂的大型绘图机器,每天都在生产着各式各样的图纸。

领导者们也希望底层劳动者能够跟上机器的速度,每周工作八天,每天工作25小时。设计院的存在似乎是向世人证实这样的一个事实——永动机真的存在。

但是,永动机真的存在吗?显然并不存在。那这台看似忙碌的机器,还能运转多久?

其实,对这个行业我并不悲观,我也从来不是一个消极的人。相反,历史早就深刻地提醒过我们——危机意味着转机。

所以,纵使行业让很多人心灰意冷,但它的发展空间非常广阔,设计模式的创新升级潜能巨大,我们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远不只低头画图。

01

时到今日,建筑设计行业市场持续萎靡,虽貌似有回暖迹象,但前景依旧不明朗。纵使受到这些外部不确定因素的消极影响,但设计院自身的内部问题才是设计行业未来良性发展的绊脚石。

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积极改善,那行业的未来将何去何从,传统设计院还能残喘多久?

02

挂靠泛滥成灾,浑水摸鱼者比比皆是。

挂靠现象在设计行业相当普遍,没合法的设计资质但又想挣大钱,好办,找家有资质的设计院挂靠,按比例向设计院缴纳挂靠费。双赢,何乐而不为?

但是,有些人胆子很大,不考虑项目的技术难度,什么样的项目都敢接。反正如果自己的团队搞不定,再外包,外包的不会,再外包。

最后甲方都不知道和谁去对接,项目沟通效率大打折扣,直接导致责任主体不明确,设计质量也难说没有瑕疵。所以,有些甲方根本不把设计院放在眼里,很多时候,这怨不得别人。

03

内部制度迂腐,官僚气息极其严重。

可能是由于上个世纪计划经济的原因,相当一部分传统设计院依然残留着固有的惯性思维。院长,所长等等这些称呼就可以看出端倪,其实说白了,就是大老板,小老板。

院里的总工牛逼哄哄也就罢了,就连做一些辅助工作的行政人员也鼻孔朝天,走路自带风。每次审图盖章都是笑脸相迎,好话说尽。很想说一句,难道这些人不应该为我们服务吗?没有我们广大画图狗用生命熬出的图纸,你们哪来的工资?

最要命的是,设计院永远是一个唯经验至上的地方,不论是在人事任用制度上,还是内部管理制度上,「创新」二字在设计院几乎不存在。

永远重复着单调的流程:画图→改图→画图→改图。

04

工作强度巨大,利益分配严重失衡。

待过设计院的人都知道,那工作强度不是一般的恐怖。虽然加班有多方面的原因,但到底是加了。

晚上加班,周末加班,甚至节假日都在加班,熬夜到12点,简直家常便饭。刚入行时,乐观的我并不相信那些老员工说的这些话,心想,真有这么夸张?现在能够下午6点正常下班,会产生放假了的错觉,走路都会嘴角上扬。

加班如果能换来高收入也认了,毕竟付出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,然而,很多时候结果会让人失望。

对,设计院就是有这种魔力,让你鬼使神差的不计回报的加班,不加?你会有羞耻感。

每月到手3000的工资,不知道领导哪来的勇气,要求没日没夜的加班,真特么让人匪夷所思。

各位院长,所长,行行好,你们每年超百万的收入,能不能匀点儿画图稿,咱少挣(BIM工作)点?

05

如果传统设计院领导层不正视自身的问题,依旧任由发展,那么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很可能是这样:

除了省一级的老牌大院,其余大部分设计院最终可(BIM学习)能走进历史。因为传统设计院早就跟不上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,已经属于落后的行业了,加上新型的甲级事务所制度的实施,未来取而代之的是,大量二十人左右的优质独立设计团队。

他们结构组织精简,有朝气且极具创新精神,将直接参与到市场竞争中去,与 传统设计院一决雌雄。

另外,刚进入设计行业的新人可能觉得我在(BIM教程)危言耸听,如果是这样,我希望这部分人能够收藏此文,三年后再来看这篇文章,相信会有不同的感触。

我也知道这几千字并没有什么卵用,大家看完,该套路继续套路,该加班继续加班。也可能会选择性失明,或者选择性失忆,毕竟大家都在奔于生活。

奇点学院

作者: ADIEU

奇点建筑学院【SINGULARITY-ARCH-COLLEGE】 不断追求行业培训深度,专注建筑人才培训,提升企业未来竞争力和生存力。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510507671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9803821622@qq.com

       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